您好!欢迎光临尚标!
您当前所在位置:尚标首页>商标资讯>太子奶商标转让迷局

太子奶商标转让迷局

发布时间:2011-03-27 23:26:59 浏览:1075点我咨询

就在太子奶争夺战进入白热化状态之际,又产生了极大的变数。

3月16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由于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和战略投资者、大型债权人等暂时无法达成共识,原定于本月公布的太子奶破产重整或将延期。与此同时有信息显示,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日前向高科奶业发出信息,希望由高科奶业来制定破产重整方案。

而就在破产重整方案尚且存在变数的情况下,由高科奶业成为受让人的两个太子奶驰名商标“太子”和“日出”也即将达到6个月的转让公示审理期。如果这两个商标被“秘密”转至高科奶业旗下,无疑为高科奶业最终接盘太子奶增添了最重的砝码。

太子奶商标转让迷局

谁在转让商标?

“高科奶业已经把太子奶商标转到自己名下了。”日前,就有太子奶重庆债权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而此时不知情的人包括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及其代理律师。

“我们最近通过国家商标局查询才知道,太子奶名下的两个驰名商标‘太子’和‘日出’已于2010年9月30日被申请转让了,而受让人竟然是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太子奶创始人兼董事长李途纯代理律师王清辉表示,如果太子奶最重要的无形资产——商标权被转让给高科奶业,其他投资者难以投资太子奶,这样的话太子奶破产重整将成为高科奶业的“独角戏”。

王清辉提供的材料显示,“太子”及“日出”商标的转让人即“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受让人为“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在《转让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上“转让人章戳”一栏盖的为“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公章,而受让人一栏则盖上了“株洲高科奶业经营公司”公章。

3月15日,记者在国家商标局网站上查询了“太子”和“日出”的商标状态,查询结果显示两个商标的状态均为“转让待审中”,信息与王清辉所讲一致。

“若破产重整中的企业商标权被转让,转让行为要么是破产管理人进行的,要么是公司的原经营团队进行的。”四川守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德波向记者分析道,企业进入破产重整后,一切决定都应由破产管理人作出,而根据破产法规定,企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管理人若要对商标权等无形资产进行处置,需要报告债权人委员会,未设立债权人委员会的,管理人实施这一行为应当及时报告人民法院。

不过,王清辉表示,在2010年7月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后,公章已移交给管理人,太子奶原经营团队手中早已没有太子奶的任何公章。

“第一次债权人大会上并未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对太子奶的商标进行转让在程序上是违法的,除非管理人向法院报告过。”王清辉说。

而针对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是否知情或者认同太子奶商标的转让,截至记者发稿时,株洲法院并未回复。

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宏表示,在发现商标转让行为后已经进行了制止。但未对商标转让如何盖上公章放行做出回应。王清辉对于制止行为并不完全认可。“如今国家工商总局的查询信息表明,太子奶商标仍处于转让待审状态,管理人并未进行有效制止或撤处,而按规定太子奶公章应由管理人保管,怎么会出现在《转让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上?”她说。

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在面对记者电话采访时仅以“不清楚”作答,便匆匆挂掉电话。

低价侵占悬疑

“转让商标权是一种交易,需要受让人付费。在合法前提下,破产重整期间进行的商标权转移所得资金,可以用于偿还债权人债务。”王德波表示,“破产重整中如果因为转让商标权造成债权损失(如低价转让,商标值1亿元,而转让只用了1000万元),那么实施商标权转让的主体就要赔偿债权损失给债权人,在这个过程中是谁主导谁赔偿。”

根据管理人清产核资的初步结果,太子奶的核心资产主要为栗雨工业园39.80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20.84万平方米地上建筑物所有权,422个有效商标(其中包括两个驰名商标),31个有效专利,2155台(套)机器设备,4625套办公设备以及50台运输设备。

王清辉认为,太子奶近30亿元的固定资产因为高科奶业租赁经营期间,价值已经严重缩水,甚至已经远远小于其负债21亿元。那么太子奶重整的价值和债权人的利益,关键就靠太子奶的这两个全国驰名商标了。

“根据香港戴德梁行的评估报告,仅太子商标就价值10.8亿元。而高科奶业的注册资金只有3200万元,且在托管经营的两年过程中处于亏损状态。”王清辉称,即使是商标转让成既定事实,高科奶业获取这两个商标也有巨大的低价侵占嫌疑。

而上述太子奶重庆债权人透露,3月上旬,管理人方面曾给部分债权人发来一个对账邮件,“但没有说什么时候还债权人的债和还款数目。”

李途纯反击乏力

重整方案的延迟出台,商标权转让6个月的公示审理期,包括李途纯起诉高科奶业的立案书的下达,高科奶业接盘看似阻碍重重,但对于李途纯来说,翻盘并非易事。

王清辉告诉记者,李途纯方面曾通过太子奶开曼公司向湖南省高级法院提出起诉,向高科奶业提出赔偿请求,诉讼请求包括要求高科奶业支付因接收库存原材料等产生的货款,高科奶业单方面决定裁撤全国超市供应业务导致无法收回货款、租赁期间应由其承担的工资及社保、分摊的广告费、设备折旧费等共计2.5亿元。“但此事,由于李方面无力承担200多万元的诉讼费搁浅。”

“最近我们决定重新起诉,把标的额调整到我们能承受的诉讼费范围内,重新起诉,有后续请求的话再相继加上。”王清辉说。

此外,李途纯方面也在积极争取保释,仍有部分投资者希望李途纯出来继续主导太子奶重整。

有信息显示,2月中旬,株洲市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针对李途纯案召开了一个协调会,法院和检察院认为李途纯案目前仍然缺乏证据,不适合进入司法程序。

不过此说,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获得参会三方的证实。

即使李途纯暂脱囹圄,能否力挽狂澜,部分债权人仍有疑问。

“李途纯方面现在还有多少财力支撑翻盘需要的上诉费用姑且不说,现在公章、破产重整的主导权、商标都不在手中,胜算很低。”一位债权人表示。

当初,李途纯为了拯救陷入财务危机的太子奶,先后将家庭财产“无偿”划入公司,这部分款项包括旗下多处房产、多辆汽车,还包括妹妹的房产,父母100多万元养老金,岳父母200多万元养老金。如今,走出拘押大门的妹妹、妹夫只能依靠早期经营的一个茶坊,租房度日。

李途纯也曾对亲近他的人说,他犯的错并不是盲目扩张,而是没有在好的机会下将太子奶卖掉。

一次是太子奶危机爆发前夕,花旗等三大投行希望能将太子奶卖给雀巢,当时雀巢的出价超过50亿元人民币,按照持股比例,此时卖掉李途纯可以收获近40亿元,干净走人。随后,经过几次引入投资者的谈判,李途纯仍可卖掉太子奶走人,甚至在2008年末,高科介入前期,李途纯仍可卖掉太子奶,获得几千万元资金,然后走人。

然而,一切并非如李途纯所梦想。经营环境的变化,外资投行的施压,高科的介入,长达9个月的羁押后,博弈的天平已经不在,李途纯重振太子奶的梦想也将变得支离破碎。

李途纯曾说过一句酸楚的话:成绩永远是部下的,错误永远是一把手的。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尚标无关。其原

马上提交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