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尚标!
您当前所在位置:尚标首页>商标资讯>“申纪兰”商标遭抢注二十年 多用作政绩宣传

“申纪兰”商标遭抢注二十年 多用作政绩宣传

发布时间:2012-03-27 16:26:26 浏览:675点我咨询

“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到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她是全国唯一的一位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被国际友人称为资格最老的‘国会议员’。”

不能否认,申纪兰是“独特”的:她的白衬衫、黑外套和黑布鞋,和半个世纪从未改变的表情,是“人大制度”无可替代的“活化石”。

申纪兰是“幸运”的:小学毕业,字也不识几个,却从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一个24岁的农村小媳妇,一跃成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同年代表中国参加“丹麦哥本哈根世界妇女代表大会 ”。25岁当上全国人大代表,赞成票一投就是58年。

而申纪兰更是“精明”的:当2012年两会前,网友不满足于对“举手党”单纯的调侃,从网上“挖”出多家以“纪兰”命名的铁合金厂、石料厂、金星焦化厂、采矿厂、饮料公司、房地产公司时,她终于“不失时机”的回应道:“这个网,你谁想上就能上?还是要组织批准呢?”

半个多世纪以来,申纪兰已成为一个无可替代的政治符号,一个鲜活的宣传工具,上演着一场持续多年、却早已失去人物特色的独幕剧。她站在舞台中央,一遍遍的重复着自己的台词。

她说:“不要好的弄成了还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

她说:“我作为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得对党负责!”

她说:“只要是符合人民利益的,我就投票赞成。我看到的那些提案都是符合人民利益的。”

她说:“年轻人没经历过那个时代,是不会理解的。我爱党、爱国是发自心底的,我没有错。”

  六十年前的“大幸福”

1952年10月,申纪兰在中央某位领导提出“为何没有女同志来参会?”的质疑后,临时被合作社社长从西沟村叫到长治市,参加历史上著名的华北“十个老社”座谈会,汇报西沟妇女争取男女同工同酬经过。那是她第一次出村。

1953年初,特约记者蓝邨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长篇通讯《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推动全国妇女解放运动,申纪兰作为故事的主角,忽然间全国闻名。因此被邀请出席全国妇女联合会,当选为执行委员。从此走出大山。

也就在这次全国妇女联合会上,申纪兰见到了毛主席,并与其握了手。在她最新出版的《忠诚:申纪兰60年工作笔记 》一书中,申纪兰如此描述当时的场景:“我握着毛主席的手,眼睛哭得甚(编者注:什么)也看不见,光觉得毛主席那手呀,肉肉的,绵绵的,热热的……毛主席走出会场,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有人突然大喊:毛主席万岁!我从生到大,从没有过这么大的幸福。很多代表都走过来握我的手:‘你这是我国毛主席的手,大贵人的手啊!’”

后来,就有了影视剧中常常出现的情景:妇女农民代表握过毛主席的手几天不洗,回到村里,全村男女老少敲锣打鼓到村口欢迎,蜂拥而上争相与其握手……

在得到毛主席的接见之后,申纪兰很快成为全国劳动模范,相继当选为第一至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曾经让她“一夜成名”的“男女同工同酬”被写入《宪法》。

随着职位一路提升,申纪兰不断的刷新着自己创下的记录:“13次被毛主席和周总理接见,周总理还在西花厅专门宴请过她,邓小平曾和她亲切握手,江泽民称她“凤毛麟角”,胡锦涛特地去她家看望她。”

60年前的那一次握手,是申纪兰的“大幸福”,更是“幸福生活”的开始。

  不被理解的忠诚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您这一生,是什么?”

“忠诚!共产党这些年走得不容易,我跟着党走也不容易。”

每年的两会采访上,各路记者都会忙不迭的追逐着这位平日里并不容易采到的大代表,尽管回答过太多次,但每当“忠诚”这个词从申纪兰的嘴里说出,都会成为采访的亮点。仿佛是在已经加粗加亮的字体上再添了重重的一笔。

但这个“忠诚”似乎并不被太多人理解,于是,当中国首批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农民工胡小燕,在今年两会上称自己“要向申纪兰学习对党的忠诚”时,立即有学者回应称:“千万不要学申纪兰!很多人把人大代表看成是党委、政府对自己 “政治荣誉”、“政治头衔”、“政治光环”的授予而没有崇高的责任感,对应承担的责任没有清晰明确的认识,履职能力弱、效果差,不是做“哑巴代表”、就是做“举手代表”。自己不说话,也不代替选民说话,让代表人民的权力成了一纸空文。”

3月23日,时评作家金满楼也在自己的微博中写到:“某市的王副市长,去年全票当选,如今被全票罢免。我对此人无兴趣,感兴趣的是不论当选抑或罢免,都是全票。买本申纪兰老太的新书《忠诚》,不是想看,而是要留个历史证物。”

对于类似的观点,申纪兰自己却认为:“我有充分发扬民主的权利这一原则,当代表,对人民有利又何必反对呢,对人民没利的事又何必拥护呢。拥护的就赞成,不拥护的保留嘛。这就是民主。”

一位曾经多次采访过申纪兰的记者如此评价道:“即便她在今年两会时解释说,自己拥护的就赞成,不拥护的就保留。但依旧是个悲哀。作为一个人大代表,首先要具备参政议政的能力。‘代表’是次要的,‘代言’才最重要。你是农民,你就有为农民代言、参政议政的能力?”

对于下一届还想不想当人大代表的问题,申纪兰坚持称:这不是她愿意当就当的,是人民选的。“想当能当?”她如此反驳记者。

随后,有学者撰文“呼吁”道:在这里,我吁请山西的人民,下次换届就不要再投申纪兰的票了——她已经成就了一段传奇,不可能永远“见证”下去。让老人家安度晚年吧!

类似言论在两会前后蜂拥而出,并不仅仅因为申纪兰的履职能力。

  被抢注的“商标”

1983年,申纪兰已从当年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副主任,一路升至中共平顺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妇联第二至四届执委。以厅级干部待遇退休。

申纪兰回到西沟村,开始了一系列投资建厂的工作。1987年,西沟铁合金厂在申纪兰四处筹措资金、考察学习、三年准备后,正式点火生产。据西沟村党委书记王根考描述,当时的申纪兰要亲自出去跑销路。“她的面子和影响,有时候还是管用的。”

1994年,申纪兰又通过多方活动,找到山西省焦炭大王——山西安泰集团老板李安民找资金投入新厂,并达成协议共同开发建设核桃露饮料加工厂,后来,申纪兰在回忆起这个商标的由来时感慨道:“我不比明星长得俊,但我这个人靠得住,打纪兰牌就是打诚信牌。”

申纪兰本人也曾多次表达称:“我受党的教育多年,我的名字早已不属于我个人私有,用我的名字作商标,一定要实打实把质量搞好。”由于当年,“申纪兰”这个名字的商标却早已被人注册,无奈之下,只好买下“纪兰”商标。2004年,时任山西省工商局局长王虎胜带领领导班子听申纪兰上党课,同年,专门认定了“纪兰”牌核桃露为“山西省著名商标”。

申纪兰所作的,远不止这些:1998年在太原挂牌的山西纪兰商务有限公司;2003年,注册营业的山西纪兰房地产公司;2006年,山西纪兰商务有限公司的产品出口到15个国家……这些光荣的“政绩”,在山西政府网站中被宣传为“一个响当当的精神品牌,更是一个硬邦邦的经济品牌,一块亮闪闪的金字招牌”。

直到2012年两会前,网友将这些在首页挂着申纪兰的大幅画像,并明显标注着“纪兰XX公司”的网页一个一个找出来,西沟村党委书记王根考才对媒体澄清道:“这些公司和申纪兰完全没有关系。”“打着申纪兰的名义主要是为拿政府投资项目工程更容易些。”3月22日,注册名为“山西申纪兰贸易公司”


马上提交
在线咨询